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经历、我知道的家(11)  

2010-12-27 11:54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十一章

马万水工程队到了五井巷(西石门)后也没见多大起色,每天封闭起来,叫人感觉挺神秘………

 

马明是冶金部副部长,原来马万水工程队的队长。因在全国冶金战线树立的一面旗帜,将这位老矿工“愣”提到了部级领导岗位……

马明刚到冶金部时,部里各委办处室都不认识他,他到部机关食堂排队买饭受到过冷遇……

因是工人提上来的干部,工资待遇就一百多块钱,每月秘书把房钱及其他费用扣除后,剩下的那俩钱根本就不够在北京的开销!

 

副部级抽烟可按需供给“牡丹”“中华”牌,可马副部长根本就无力消费,再说原来龙烟矿上的一些“过命”的铁哥们来京出差,旅游,看望……找到了副部长,怎么也不能不表示一下。他根本就无力“表示”了……,去的熟人到家里全睡地铺,抽烟有“簸萝牌”的叶子,自己动手卷……

马明十分怀念马万水工程队的日子和这些奋斗多少年的伙伴们,那时没有手机,工程队办公室的电话可以直接拨通马副部长的办公室……

 

继任队长任旺是与马明共同带队的老矿工,创造过一个又一个的掘进记录。

在五井巷,任旺将工程队的工人、设备等都进行调整……。

等待着上级发出命令。

这只队伍封闭在北山头,就像一只“预备……砰”的运动员,准备冲刺……

 

中华大街,矿山管理局

 

 

各路工程技术人员已经将五井巷的改造方案基本确定,要按年产矿250万吨的设计来重新扩大巷道,为大型多孔钻机(打眼)及装车,运输机械留出通道……

将120水平运输大巷提前贯通,为这些采矿机械下井运输和以后的“大通道命脉”提供保证……

方案已定,只等矿管理局报省部进行批准了……

 

五井巷(西石门)

 

各工区已经按上级的新方案进行着……

该扩建的进行“刷帮”,轨道弯度太大的进行调整,已经确认合格的进行喷锚,支护……

 

矿机关团委为了配合五井巷的“调整”工作,团委的唐书记(我们称惯了叫唐干事)和矿里打了报告,准备成立一支由矿机关各处,科室女同志(主要是党、团员)为主的下井工作队,以张鸿义为首,带领着大家每天到井下,协助清理巷道,推车等辅助工作……

 

北区(二连井口)还在三工区的手里,那时还没有移交出去,每天王铁强、周春明、邢瑞昌等人照样进行着日常的打眼、放炮……

女子井下工作队来了。

头几天安排在井口进行一些清道眼,捡木头等清闲工作……。但人家不干了,非要请战到最艰苦的井下第一线去,任培志苦笑着……

没办法,下去呗!

王铁强,周春明,邢瑞昌迎来了一批异性女矿工,实际上这些女矿工到井下也干不了什么,照样是清理大巷里的杂物,帮着推推车……矿车“掉道”了,她们都不知怎么抬上来……

但他们一来,平时这些满嘴“粗口”的矿工们变得“文气”起来了,过分的玩笑也不敢随便开了。最让人别扭的是平常撒尿不避人,现在不行了,有“警察”了,得往没人的地方去……

女子井下工作队的人也别扭,站不知道站哪儿,坐不知道坐哪儿,干什么也插不上手,光坐着也挺不合适的……

 

这些平时粗粗拉拉,随随便便的“大老爷们”可懂得“疼人”了,重活绝对不让她们干,能自己跑来跑去拿的东西,也不支她们去拿,只有中间休息的时候大家才坐到一起……

这些“大老爷们”还挺关心“女矿工”的,告诉他们能坐哪儿,不能坐哪儿,头上的“顶板”什么样的不会掉石头,千万别坐在“顶板”光滑的大平面底下……呵!语言可温馨了!

 

打眼完了,火药工把绑好的火药端了出去,在掌面子进行装炮……

 

周春明、邢瑞昌拖着疲惫的身子把雨衣脱下来,坐在了运输巷的弯道处……

平时大家都坐在这里抽烟,吃饭,休息,支护棚架下有几块干净的木板,平时是这些矿工躺着,坐着的“专区”,女子井下工作队来了,“大老爷们”们把专区让了出来,自己找了不远的一块干净地界聚在一起……

“是一会儿就放炮吗?”一个女矿工问。

“正装药呢,还的待会儿……”周春明把雨衣往地上一扔说道。

“响吗?是不是特别响?”女矿工们新奇又胆怯的问。

“那还有不响的?没事儿……都惯了……”邢瑞昌笑着回答。

“响……在这儿没事儿吧?”

“没事儿,放完炮你们帮着出渣吧!”

 

两个女矿工小声的嘀咕了几句,两个人向巷道深处走去……

 

“哎,她俩干嘛去……”有人担心的问。

 

邢瑞昌:“那能干嘛去,找地方尿尿去呗……”

周春明:“那可够黑的,那边巷道废了,不用了……,顶板总“滴答”水,别把俩孩子砸着……”

邢瑞昌坏笑:“你还挺操心,你过去看看去……”

“这你妈的……坏心眼子……一会儿这边放炮,她俩人不知道,在你妈往里瞎跑,掉溜子里……”

“我靠,还真他妈的别掉溜子里……,找都找不着人……再待会儿,看出不出来,不出来再说……”大昌真有点担心了……。

 

打眼的哥儿个全都出来了,估计装炮的也差不多了,大昌从木板上站了起来:“我你妈看看去吧……”

大昌从地上拿起一根破了纸的火药,拿手揉了揉,把里面的药揉松一点儿,从顶端将腊皮纸拨开一些,用火柴点着了……

 

火药分为两部分。雷管为一部分,属引爆装置,炸药是另一部分,属助爆装置。使用时先把导火索按尺寸割好,用多少根割多少根,按装炮的先后顺序(起爆顺序)分出长短……,如:有的一米四,有的一米五……,最后响的(边帮炮眼)估计在一米八、九左右,再插上雷管(纸制的),然后将助爆的炸药从顶端剥开,用手来回揉松,将带导火索的雷管插进药管中,用导火索上的线绳绑紧,就完成了加工程序……打好炮眼后把它装进去,用木棍通到底部,再加不带雷管的火药……,不能装太满,留有空间,用泥封死,就完成了装药程序,只等点火放炮了……

不带雷管的火药其实就是硝酸铵化肥,那时侯管理不严,有人用废火药上到地里,上了火药的庄稼比没上火药的庄稼长的就是旺!

外面的蜡纸,又厚又硬,蜡非常多……。有时井下停电,我们经常剥几管火药当“火把”照亮……,挺有“意思”,还挺“禁着”的,举得高高的,照的挺亮,还不烫手……

 

大昌举着“火把”,一边喊“有人吗?要放炮啦!……”一边向两个“女矿工”走去的巷道走着……

 

周春明见大部分人都来到了“躲炮”的安全地点,有点担心;“还有两个女的还在那边没出来,大昌进去找去了……”

铁强放下雨衣冲里面喊:“先等会儿点炮,还有俩人……”

 

“轰……”的一声,吓了大伙一激灵!

周春明大喊:“是这边……”抬屁股向大昌的方向跑去……

 

大家蜂拥而去……

一阵混乱后,铁强、春明用棉袄裹着大昌的胳膊,抬着浑身是血的邢瑞昌朝调车场跑来:“快!快打电话!叫车!……”

大昌大声叫着:“哥们儿!我手没拉……”

春明苦笑着安慰:“少说话!别说啦!……你妈的!叫车呀!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邢瑞昌从地上拿的是一管装了雷管的火药,掉了导火索……

他以为是别人扔了不用的废火药!当走到巷道深处时,火引爆了雷管……

因为是举过了头顶,大昌万幸,被炸掉了一只手……

 

西石门矿山医院.

经过秦书铭主任的亲自主刀,将大昌的右手从腕部割去,保留了肘关节以下的大部分……

.

大昌是河东区的学生,住中山门新村,我们以前就熟悉,他干活儿不要命,个子不高,总爱逗,人挺实在,是个哥们儿!

在"青年突击队"里干的挺好。,所以王铁强,,居玉琛都挺器重他……

,大昌也给哥儿几个争脸,多难的活儿,多累的活儿,让大昌去,大昌从不打"脖愣"……

下班大家在一块吃饭,喝酒,侃大山……

每年过年回津总是到各家串门,走哪儿吃哪儿……从不见外,就是自家兄弟一样!

 

河东来的哥们儿们全都聚在了病房门口……

“胳膊保住了?……”

“光手没有了!……”

“人怎么样了?”

“刚醒过来,你进去看看去吧……”

 

我走进了病房。

大昌点了点头,又闭上了眼。

他脸苍白,可能失血过多的原因,大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矮小,白净,看上去就像一个中学生……

“特别疼吗?……”我轻声问。

大昌咬着牙“……都是木的……不太疼……”

“这要是治不了,转院吧……”

“……这回……我能回家……待些日子了吧……”大昌苦笑着。

我含着泪,点了点头:“这……还用说吗!”

……

 

邢瑞昌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,在西石门铁矿的建设中,丢掉了一只手,差点丢了性命……

是怕两个机关下井的“女矿工”被放炮吓着,出事……

……

 

矿山的天津学生太想回家了!那时候甭管什么病,出了多大的工伤,只要能动了,就开病假条,回天津呆着,养着……

我们年岁太小了!太不珍惜自己了!

有时候希望自己出点事儿,得点病……,开半个月,一个月的病假条……

 

 

马万水工程队接管北区(二连井口)

 

三工区调整到了三连井口去干一些辅助工作……

主要是清理巷道,调整轨道,打眼刷帮,扩充不合规范的巷道……

矿上的一切工作都为了马万水工程队创二十次掘进记录作准备……

 

每周放电影时也专门划出一块中央地带给马万水工程队留着,那时候的银幕已经挂到了马路边上了,放映机从露天舞台的放映室里往马路这边打……

我们有时去的晚了,只能看背面……

 

 

三连井口。

王铁强带着一伙儿人清理着平巷的乱石……

有一些乱石可能已经有年头了,其中有几块大的石头装岩机斗都放不下去,只能推在不碍事的地方……

由于轨道调整,它碍事了,就得清理。

可是由于大巷已经进行了喷锚,又不能打眼放炮,所以几块大石头成了“顽疾”……

试了几次,几个人都推不动,用风镐打,无动于衷……

 

技术科的人每次来井下检查都提到这几块碍事的大石头,下决心清除掉。

 

王铁强采用了放小炮,震碎后清理的方案,得到了工区的同意……

 

这天小夜班,铁强几个人打眼后把石头震碎了,可准曾想碎开了几块,小块的可以装车运走,有一块大的估计有三百多斤重,园里咕噜的……,装岩机铲不到,人抬又抬不动,还得再打眼放炮……

 

“太麻烦了!”王铁强一招呼:“谁搬上矿车谁下班……”

几个自以为是有把子力气的上前试了试:“不行!没地方抓,用不上劲……”

“今天演《英雄儿女》,一会儿开演啦!谁搬上去谁看王芳大美女去……”

 

值班长张友成(和居玉琛一起矿难死了)拿着手电筒走了过来:“还没弄完?太他妈笨了!”

“你……你来试试……”

张友成挽起了袖子:“看我的……”

他试了几次,一动没动……

“赶快搬,谁搬上去谁看电影去,弄不完别下班!……”

“去你妈去!你都弄不上去,不叫我们下班?”

王铁强:“你说的啊……,谁搬上去谁看电影去?……”

张友成嘿嘿笑着……

“躲开!小平把矿车给我推过来!来俩人给我搬着点矿车斗……”

我推来了一辆空车,几个人将斗翻了过来……

 

铁强连翘带推的把石头移动矿车边上,压上了一点车斗……

“懂得跑吗?啊?懂得跑吗?翻过去就跑……千万别砸着!……”王铁强嘻嘻笑着开着玩笑。

我不相信他能把这块石头弄到矿车里,有点担心……

铁强深吸一口气,弯下腰……、

“嘿……”一声巨吼。

巨石借着矿车翻斗的惯力装到了车里,矿车在轨道上跳了几跳“咣、咣”的声音叫人害怕!

我在矿车斗往回翻的一刹那,跑得远远的,只看见矿车在跳……

 

“看电影去喽……”王铁强拍了拍手上的泥。

“不行!这才几点!不能走……”张友成变卦了。

“你他妈那是嘴吗?”王铁强不干了。

“我说不能走就是不能走……”张友成也不干了。

“我就走!”王铁强拧劲儿上来了。

“你敢走?!除非你出了工伤,我打电话叫车拉你走……”张友成甩下话后转身走了……

“你说的啊……”铁强追了一句。

 

这辆矿车推动的时候,铁强的手受伤了……

……

铁强抓了一把油棉纱缠在指头上:“妈的!叫车!我看电影去!”

 

 

银幕背后,铁强举着伤手一直看到完。

散电影后,铁强来到医院,拍片一看,食指骨折了。

那几天,张友成只要看到举着一只伤指在大食堂打饭的铁强,都躲的远远的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