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经历、我知道的家(13)  

2011-01-30 19:59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第十三章

天津东站。

绿皮车箱又把我给带回来了。

这回可是我自愿回来的,不是十年前我梦想踏上这绿车厢。一去不返的时候了……

 

车还没停稳,我就看到站台上我爸我妈的身影了,他们还拿了一根木棍,简直不敢让我相信,爸会来车站接我……

昨晚我给家里打了长途电话,告诉了我要乘338次回津,把东西全弄回来了,不走了……没想到妈“楞”把爸给弄到了车站来接我。

我从车厢拿着挎包走了下来……

“行李呢……”妈问。

“我都托运了……”

“咳!要知道这样,我叫你爸上班去了,看,还拿根木棍抬箱子呢!”

“没多少东西,箱子也不重,人家说只能走慢件,三天以后来取……”

“走吧……”

爸一句话没说,带着我们走出了车站。

爸上了单位的吉普车,上班去了。

 

妈陪着我往家中走,因新搬来的地方,我不认识。妈说:“别坐车了,溜达着走吧,连看看天津市区的街景……”妈用手一指:“听你爸说,临街的临建棚都得拆,不影响市容的可能还能挺一阵子……”

 

我坐了一宿车,出了站后反而精神了许多,我和妈妈沿着海河边一直向河西围堤道走去……

 

天津,生我养我的城市,我自己在外闯荡了十年,走的时候一个箱子,一个挎包……十年后还是一个箱子,一个挎包……

只是岁月的痕迹在我脸上打下了印记,我一个十七岁的男生满脸稚气,现在二十七岁的青年,表面清纯,心中却老气横秋……

我比同龄人的经历要“丰富”得多,而且从绿车厢踏上站台的那一刻起,心中总觉着像一个乡下人来到了城里……

心中有一股子“自卑”劲儿……

 

围堤道上行人真不少,我扛着棍子挑着挎包,妈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着,就像一个“换鸡蛋”的……

路上的同龄人哪个都比我“帅气”……有的骑着大链盒的“飞鸽”,有的携着从佟楼商场购出来的商品……

我越走越没“自信”……

在火车上憧憬的“往后时光”变得越来越模糊……

我的现实就是回家了,开始成为“待业青年”了……

 

新家是一座六层高的新建筑,(现在给拆了,变成峰汇写字楼了。)楼下有一间传达室,一个长长地自行车棚……

看传达室的是一个楼里住的于大爷,他70多岁,自愿义务看传达室。

因为这个楼里住的都是文革后落实政策重分的住户,我家因在68年“被压缩”了两间住房,七九年市里重新又返还了两间。建委系统在市政机修厂的院里建了两座楼,分给我家四楼一个单元。这里什么单位的人都有,挺杂。但都是重新落实政策的干部……所以“层次”比中山门新村的人要“文气”一些,大家见面都称呼“职称”:什么“张局”、“王处”、“刘总”、“李部长”……

于大爷更是洋洋自得,他认识的人比谁都全,各家他都进去过(送报送信)。每天晚上七点一过,这老爷子小酒一端,哼着“大戏”,倒是“赛过神仙”。

我家住在四楼,那时候流传一句顺口溜:“一楼脏,二楼乱,三楼四楼住高干”。后来我发现的确是这么回事,凡住在三楼四楼的住户,大小都是“当权派”,更何况是建委系统的宿舍楼,在分的时候就已经“内定”居室了。

爸因为在河沿路上班,离单位近,所以爸妈也住在河西了。我回来后住一间,爸妈住一间,妹妹上学住校,弟弟单位在河东,他住中山门。每天吃完饭骑车回去睡觉。

上楼我巡视了一遍我的新家,过道中间摆放着我爸的书架,和一对单人沙发,小间有一张床和书桌,大间有床和立柜等物,新家简洁而干净,比我每次回来探亲时的中山门要“洋气”得多……

 

中午饭妈特地多做了几个菜,爸每天中午回家吃饭,下午再去公司上班,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。

我帮不上忙,就站在阳台上发愣……

 

中午爸妈和我坐在了饭桌前,爸特意开了一瓶酒:“小子,为你接风……”

我诚惶诚恐,不敢接杯……

“来,为你有胆量跑回来,干一杯……”

“爸,我……我是请假回来的,……我说回来办“调令”……”

“胡说八道!谁给你下调令?谁调你?……不想干了就说不想干了,回来了就回来了,什么都别说,请假带箱子干什么?……”

“嘿嘿嘿……”我被酒精催的傻笑。

“你也给想一个办法……反正人是回来了,东西全弄回来了,回也回不去了,你看吧……”妈把“包袱”扔给了爸。

“先呆着吧,哪儿也别去,帮你妈干点活儿,熟悉熟悉天津的情况,想想你以后怎么办,天津呆不下去了,还可以回去吗!我儿子反正是请假回来的……”

“你净瞎说!信是我写的,你也默认了……他回来了,你得想办法,给找个事儿干,大小伙子总呆在家里算什么……”妈边吃边唠叨着。

 

这顿接风饭吃得我心里乱糟糟的,

爸睡午觉去了,妈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去了,我一个人在厨房里洗刷碗筷,心里想:“这就是以后的生活吗?……”

 

 

刚回来的那几天,我不下楼。

妈早上去买菜,十点左右回来我帮忙做饭,中午以后妈休息,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……

 

晚上弟弟回来,他新买了一辆二八自行车,把原来那辆车给我骑了,弟弟问我知道不知道卡西欧。

“什么卡西欧?”我不解。

“电子表!出数字码的……功能可全了!”弟弟什么都知道。

“我没见过……”

“我给你买一块吧,才八十块钱,绝对香港进口的!”

“我不要……”

我心里想,要是在西石门,我每个月六十多块钱,别说买表,哼……

可现在,吃爸妈了,手心朝上,什么都别想了,每天做好三顿饭就算有资格坐下吃饭了……

 

过了几天,妈给了我一块卡西欧电子表,说是妈给买的,妈还让我出去溜溜,别光在家里闷坏了……

半夜,我数着请假的日子,已经超过六天了,队长说不定怎么发火呢……

如果继续超假,后果是什么?如果回邯郸,到那儿怎么回答办调令的事儿?……没办来?得了,这辈子死心吧!

……

 

妈告诉我一件事儿。

“小平,给你迁户口时,你的户口页太糟了,河东的户口警叫换一页新的,我发现他只填写了正面的内容,背面也没问我,他也没填……我就给迁到河西来了。可能底档有你参加工作的记录,但户口本上没有记录,我一想,你不成了无业游民了吗?待业青年!河西的警察也不会翻你的档案,你也没档案,只要重新建一个档案,从出生可以查到你上中学的记录,中学以后就变成待业青年了……”

“可七零届的全分配留城里啦……”我问。

“你自己想吧,我想只能是这么一条了,你充当待业青年,到街道去报道,就说你刚从河东区搬回来,还不清楚河西这边的情况,来报个到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明天就去街里面去……前几天于大爷还总问,老三回来也也不下楼,干什么呢?我说老三是待业青年,在家帮我干活儿呢!于大爷说年轻轻的待业干什么,我和街道说说先给找个事儿做……你看,叫于大爷和街里说一下,你明天先去街道里报个到,挂个号嘛!”

“我……”我心里没底,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
“千万别想回去的事儿了,下井我是不叫你干了,回来干什么都行,你先通过于大爷给打个招呼,嘛结果谁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“行……我去一趟。”我答应了。

 

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紧挨着,那时还没有电脑管理系统,户籍档案全凭当班民警手写记录,再盖个户籍民警的图章……

 

因为我家这个楼是新盖的,又是建委系统各单位的人员居住,有的迁来了户口,有的没迁。有的只迁来孩子的户口……什么情况的都有。而且管片民警也忙不过来,只跟传达室的于大爷熟,有些事儿根本就不上楼,在传达室问一下于大爷就算交差了……

民警了解过我的情况,于大爷说是刘总的三少爷,上完中学就在家里伺候奶奶了,奶奶一病十年,七六年去世了,这小子就在河东一个人呆着……这不,刘总不放心,河西分房把他接这儿来了………

民警问于大爷:“这孩子傻吗?脑子没毛病吧?”

于大爷说:“我看不怎么机灵,脑子保不齐受过刺激,要不怎么一个人也不参加工作,光呆着呢?”

民警让于大爷通知我去一趟派出所,带上户口本……

 

这天我要去派出所,走到传达室,于大爷叫住我:“是老三吧?”

我说:“是,您是于大爷吧?我总在阳台上看见您。”

“在阳台上看我干什么,下来坐坐,咱爷儿俩聊聊……”

“我得去趟派出所……”

“对!那天民警还来问你呢,你快去吧,到那儿报个到,核对一下户口……”

“行!回来聊吧,于大爷。”

 

 

派出所的柜台挺高,民警坐在里面根本就看不到。

我推门进去时以为没人呢!民警听到动静,从里面抬起头来:“找谁?”

“我是刚搬来的,住四号楼,我找一下管我们在那片的民警……”

“有什么事儿?”

“核对一下户口。”

“他下片了,核对户口就在这儿……带户口本了吗?”

“带了。”我递上户口本。

“您看看我那底档是怎么写的……”我问

“底档都乱着呢,一时翻不到,你说吧……哎,你多大?”

“五四年生的,二十七啦!”

“七零年初中毕业?”

“对!”

“你干什么去啦?怎么没参加工作?”

“我伺候我奶奶了,六八年我奶奶病了,我伺候到七六年她去世,我一直在家呆着……”我学着于大爷告诉我妈的话

民警翻了翻我那页户口的反面,反面是空白的,没有任何记录,他找出一页卡片,问:“姓名,出生年月,哪年上的学……”

一项一项填写着……

大概十分钟,我的“再生”档案诞生了。

我变成了“一九七零年毕业后待业,没有参加过工作。”

民警:“你得参加学习,待业青年都要到街道来参加学习,每周四下午,你去到街里找杨奶奶,她管待业青年……”

“行!星期四我找杨奶奶去报到。”我说。

 

我从派出所出来后就去了街办事处。

杨奶奶是一位慈眉善目六十多岁的大娘,她一听说我的情况,就说:“咱这可没这么多待业青年,有单位要我就打发走了,现在没有单位要人……你先自己找活儿干吧,有信儿了,我叫于大爷通知你。你岁数大了,我先紧着你。别的人都是今年,去年毕业的学生,岁数小,不着急,你这岁数的没个工作,怎么娶媳妇……有对象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我想可能连对象杨奶奶都能给我包下来。

“你住四号楼的四楼吧,到时候我叫于大爷通知你!”

“谢谢您!”我就差鞠躬了。

 

回到家,我没上楼,在传达室跟于大爷聊了起来。

于大爷年轻时是法国巡捕房的巡捕。会说英语,法语……解放后在市政工程局工作。

文革时这段经历叫他吃了不少苦,儿子上山下乡。为了回来,他办病退,叫儿子顶替进了市政公司。老爷子以前的房子“被查封”了,这次落实政策分到了围堤道……

他善交际,这片楼里的头头脑脑的家他都进去过,都熟。晚上有几个当期的中学生找他补英语,他也乐此不疲,他讲:“他又说外国话的瘾……”

 

通过这次聊天,我明白了妈是通过于大爷给我编了一通,于大爷又向民警编了一通我的经历,加上我刚迁来户口,民警不知底细,方圆左右的人又都不知道我以前的事儿,所以就诞生了我新的“档案”……

 

初步解决了我的新档案,但总不能在家呆着吧?我的心情怎么也高兴不起来……

我有时候莫名其妙的烦躁……

有时躺在床上不起……

 

西石门的生活给我的骨子里打下了烙印……

我始终没有抛下西石门的这段经历!我从没否认我是七零年参加六九八五矿山工程的职工!我现在在天津河西围堤道一个人藏着躲着……怕单位来人找我……

我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

妈也烦我这种状态,几次劝我要面对现实,能分配工作咱就去,不能分配工作,自己找个事儿做……

叫我想一想干什么,能干什么……

 

我还像要去六九八五时的那个样子……箱子钥匙在我手里。

我自己的东西全在箱子里,拿一点东西也要开箱子……

我根本没有想到河西是我以后要常驻的家!

我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野狼,野性难改,总想冲出笼子……

 

 

妈为了我,偷偷的掉眼泪……

怕我胡思乱想出毛病,总想带着我出去散散心……有意叫我帮她去买菜。

我怕妈不高兴,只好提着菜篮子跟在后面……

 

从佟楼菜市场回来的路上,我们碰到了一位搬到河西来的老邻居,也是我小学、初中的女同学。

小时候总在一起上下学,在我家一个学习小组……

他妈妈和我妈妈也非常熟悉……

 

在马路上见面非常突然,她认出了我妈,并同时也认出了提菜篮子的我……

 

妈非常高兴的和她聊了起来……

通过谈话我知道了她家就住在我们楼旁边的楼……

 

“哎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她问。

“我……我刚回来不久……”我不知怎么回答。

我妈忘了我的“档案”这回事儿,口无遮拦……:“他不走了,调回来了,你哪天有空到家里玩儿去……叫你妈也去……”

 

我通过谈话知道了她在市政公司工作,现在调中医学院中医当大夫了……

妈可能当时把她介绍给我当媳妇的心都有,没完没了的在马路上聊……

我害怕她和我妈的嘴给我的经历传出去……

因为都在一个街道,一个派出所,我的履历就全“曝光”了。

 

分手后我埋怨妈:“别让她和她妈去啊!他们都在一个街道里,派出所的民警都是一个人,万一传出去我的事儿就全完了!”

妈也害怕了:“对呀!忘了!怎么办呢?你说这办“坏事”还真不能让他知道……,真别扭,快点招工吧!有工作就稳当了!”

我真害怕了,这叫什么事儿呀!正正当当的人怎么就不能正正当当的活着呢?

 

回到家,我一头躺在床上,我不愿回想以前……

我感到我与同龄人的差距……

人家工作十年了,我从零岁开始……

人家都在工厂,企业,机关,医院工作,我在家每天提菜篮子买菜……

人家有条件上学,转干,我在家成了待业青年……

“……”

我烦,我自卑……

我要向堂堂正正的和同龄人交往,只能回到六九八五的身份上来……

我想回去了……

 

我和妈支支吾吾的讲了我的想法,妈笑了……

“好小子,你要有志气就从头再来,甭和别人比,和自己比,你以前怎么样,你现在怎么超过从前……你要有个计划,要有想法,自己去创造条件……没有招工的,你先看看书,外面上上学……,等你爸下班回来和你爸说吧!”

 

我不敢和爸讲。

我怕爸把我“哄”回去。

可不回去……又没工作还无脸见人,二十七岁的大小伙子在家待业,吃父母……

 

晚上吃过饭后,爸妈和我一起说起了白天的事儿。

妈说:“这个同学挺好的,在中山门住时,她妈就有意提过小平的事儿,我看现在……”

“您打住吧!”我急了,“您别乱点鸳鸯谱了!这一上午没把我憋死!我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,您别认为我还是十年工龄的正式企业的职工呢!我现在是黑人黑户,待业青年!”

“我听她说她有个妹妹是待业青年,和她妈妈说说她妹妹……”妈还想就合就合。

“别价!”我喊了起来:“她妹妹也待业,我们都在一个街道,哪天再因为一个名额争斗起来……,她们家非得给我曝光喽!”

爸笑了起来:“看来你是先立业,再成家喽……”

“立什么业,先吃上饭就不错了,还想成家?……”我愤愤的。

“这样吧,明天你先去一下染料研究所,它开个科研楼工程……。那儿的基建科用人,科长找到我,让我先给帮忙把工程开工,不然到年底了,国家划拨的工程款要收回,明年重新申请……。叫我找个联系工作的人,跑跑颠颠额活儿,你先去试试,别光在家里呆着了,有活儿干了你就稳住心了,你妈死活不叫你回去了……先干着,等街道通知招工再辞掉这边的活儿……”

“干什么?我会吗?……”我一时又没有信心了。

“什么都得从头学,天津没有开矿的活儿,你会什么?你就会打眼放炮!天津马路上叫打眼放炮吗?你们这代人……哼,以后自己上点学,还是那句话,社会上得用有本事的人,瞎混,没出息!以后自己想想上学的事儿,对象吗,有合适的也别不搞,都二十七啦,搞一两年也算大龄青年啦,再结婚也顺理成章。”

我乐了:“我先干活儿吧,别的先别想……”

这下我妈也放心了,就是担心我年岁大了,别耽误了成家……

 

 

我干了临时工。

临时工这三个字在我心里是挺耻辱的词。好像是没本事的人,刚从农村来城里的人,家庭困难无工作可干的人,这些人才干临时工!

 

我到染料研究所的基建科报到。基建科的人都是各科室抽上来的,为这个科研楼而成立的科室,副所长主抓基建科的工作,这个部门在所里挺重要的,工作挺繁杂,每天加班……

 

我没被任何人当成临时工。

包括所里其他科室的科研人员。都拿我当成所里的人来看……见面客气极了,人人见面都称:“张工、王工、赵工……

施工单位(天津七建)的工长称我为“刘工”,我赶紧纠正:“别,您还是叫我小刘吧!”

可人家还是称“刘工”,我这个刘工是个“白痴”。

 

我每天加班,主要工作是给晚上加班的同事们去东站买面包,火腿,。

那时商场一到五点全关门下班,只能骑车到东站去买吃的。

我白天给大家灌开水,点炉子取暖,晚上去火车站……

 

 

在研究所的二十多天临时工的工作,竟又有科研人员(付书记)给我介绍对象!这个女孩带个口罩……

唉!从头到尾没见人模样……

 

转天付书记还问我感觉怎么样?能怎么样?都没见长什么样!

付书记笑了,再给你约一次,你自己想办法和她沟通吧!

 

我回家告诉我妈,妈说,“你自己看着办吧……”

 

再次见面是星期天的下午。

我看她还是带着口罩,便在儿童医院门口买了一包糖……请她吃糖……

她竟从口罩下面把糖塞进嘴里!

 

我断定这个人是个歪嘴!

 

可付书记说,她嘴不歪,人挺好的……

我不相信……

 

 

于大爷跑到四楼来告诉我妈,街道通知我去体检,化工局招工了……

我接到化工局的招工通知,到天津医院统一体检,顺利通过……

我于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底到天津化工局染化五厂报道……

为二十七岁的学徒工,工资为十九元。

学徒期两年,出徒工资二十一元。

转一级工三十二元。

二级三十九元……

我,又成了国营企业的员工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2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