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经历、我知道的家(12)  

2011-01-30 19:59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第十二章

西石门

马万水工程队开始冲锋了……

那是的西石门一切都围绕着“创二十次高峰”来运行……

 

北区完全被“封闭”了,有碍“创纪录”的一切“闲人、闲事”都被拒之北区之外……

只看到渣场在不断的延伸,昼夜不停的矿车翻倒的“咣咣”声……

汽车像“疯了”似得从西石门的马路上疾驰……

夜晚的北山头一片灯火……

 

没人知道,也不允许知道,马万水工程队在井下的场面,但从渣场的延伸来看,速度是够快的……

而且这场“战斗”证明着西石门铁矿的今后命运会朝着更专业、更合理、早出矿的方向发展。

 

我不能记录马万水工程队井下的感人场面,因为我没有亲临现场,但从一个月后的报捷喜讯和冶金部、河北省发来的贺电来看是成功的,是破全国掘进记录的……

 

庆功大会更是激动人心,许多人戴上了大红花,报纸、电台、电视台都把这一刻记录了下来……

 

一个月的创纪录,带动了各个工区的工作,主井在02部队的奋战下成功将120水平大巷向前推进着……

 

各工区的掘进都朝着了主井方向,以120水平大巷为目标,各工区要全部贯通……

 

有了马万水工程队就显不出什么“青年突击队”了,但马万水工程队也只能在北区独头掘进,其他各工区还是要配合“抓紧”……

 

赵仲云非常了解西石门的情况……,使用了矿山局的王牌——“符山青年老虎队”……

让“青年老虎队”的队长,郝文泰来到了五井巷担任起了矿长的职责,目标非常明确,简单:以青年人的“拼命”精神推动各工区的工作,将西石门铁矿尽早贯通,按时投产!

 

郝矿长来后与青年突击队和各工区的负责人进行了沟通,并亲自下井查看工作情况。我总觉得那时的西石门已经没有了“天津企业”的一点影子,会向符山铁矿(我去过那里演出,知道那里)矿山村铁矿,磁山矿,五甲子矿,玉泉岭矿……发展,会变成灰蒙蒙,乱石成堆,污水横溢,马路坑坑洼洼的样子……

 

我担心以后的西石门会是什么样子?我不知道中国的矿山,可我身边有矿山村,我想西石门也会变成那个样子……

 

天津供应的食品没有了,粗细粮的比例变了,细粮由60%变成40%……

最刺激我的是汽车的牌照由“29”改成了“02”……

 

 

矿上有人动员迁户口了……

我在的三工区运输队(那时又让我“补差”到了井上这个运输队,其实就是推矿车),队长几次找我谈话,让我把户口迁到西石门,我那时没感觉户口是多么的重要,我说我回家问问,队长说如果行就准我假,让我回去办理。

我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,是矿里统一布置的?还是某个先进个人号召的……

 

我就想回家,我想借机会先回去呆几天,管他迁不迁户口呢!

队长又告诉了我一个喜讯:长春测绘专科学校招生:如果你把户口迁来,矿上推荐你去上学,但分配时还要回到矿山。

我想上学,想离开矿山,但学了以后还回来,我有点受不了……

可又一想,真毕业了,我回来也不会推矿车了吧?

我决定回津和爸妈商量一下。

 

 

那时我爸已经在天津七建任总工程师了,每天还是那么忙忙碌碌的……

我一进家,爸妈全愣了:“没打个招呼就回来了,肯定有什么事儿吧?”

我把矿山的事儿和爸妈讲了,爸很明确的表态:“上学好,学点东西以后用的着……测绘这个专业也不错,你知道吗,咱们国家的地图怎么来的,就是这帮测绘人员用脚量出来的……毕业以后你就测绘地图啦……”

“不!我们是哪儿去哪儿回,毕业还得回矿山……”我说。

“矿山?……你测绘什么?”爸不明白。

“矿山……下井……测巷道……”我小声嘀咕着。

“那哪是什么测绘,那是弄个水平仪,按每个水准点,找下一个水准点,按 图纸的要求给出正确的点,让你们别打偏喽……我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“都市公路”专业,离不开测绘……我记得刚毕业实习的时候,我在开封日本人的工程队里,我第一次接触水平仪,不懂,用手扶了扶“腿子”,日本人“吧嘎”骂了我一句……我才明白,我这一“扶”,水平仪全乱了……嘻嘻,从那我记了一辈子……”

我听爸讲的挺新奇,我对测绘感兴趣了,我想去了,想迁户口了……

 

但我没敢告诉他们要迁户口,我想沉几天,先告诉妈……

 

妈挺灵的,我知道我们家的重要东西全放在妈那屋的柜子里,包括户口本、粮票……

 

那天我悄悄的进屋一看,别的东西都有,就是没有户口本,看来妈已经提防着了…….

 

这天晚饭过后,我实在憋不住了,和妈摊了牌:“妈,我上学得迁户口……”

 

妈没说话。

“行吗?妈!”我央求的口气问妈。

“我知道你翻我那屋的柜子了,想拿户口本吧?”妈说。

“我没翻……”

“没翻?我在柜子边夹了根火柴棍掉地上了……除了你还有谁?”

“您……您这样冤枉我……”

“你甭想迁户口,别说是上外地上学去,就是回天津上学我也不让你动户口!”我妈坚决的说。

“爸都同意我上学了……您这是……”

“你爸不知道你迁户口,告诉你吧,我怕你把户口迁了,不让你去上学了,你怎么办?……这几年的教训你还不知道吗?上不上学不是你能决定的,人家是工农兵学员,你这成分能让你去?”

“爸不都使用了吗?上边让他当总工了,说明不唯成分论了。”我狡辩道。

“你爸那是单位离不开他,现在有几个能接他的班的?文化大革命以前的大学毕业生这几年学的东西“就”饭吃了,每天推小车,垒大墙……工区技术主任全是瓦工,灰土工提上来的,技术科有几个“能人”也说不上话!你爸正着急呢……,管不了你的事,他告诉我让我管着你……”

“那……这么说你们是不同意我上学啦?”

“上学行,迁户口不行……”妈说后“卟吃”的笑了。

“你……你们这是胡搅。”我愤愤的说。

“你自己琢磨吧,万一迁了户口不让你上学了,怎么办?再说,上学报到时再迁户口也不晚!……让不让上还没准儿呢,就迁户口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我语塞了。

晚上我躺在床上想:“是呀,报到时再迁也不晚那!为什么让我先迁户口才推荐呢?万一他们不推荐了呢?到学校当语文老师不就是教训吗?!……”

 

我一夜昏昏的,我也决定先不迁户口,看看是否推荐我上学……

 

 

回到了西石门,我没有向队长汇报,自己就主动上班了。

我表面挺不在乎的,暗地里总关注着是否有上学的消息……

 

“八路军太狡猾啦!”我借用了“鬼子”的一句话。

没音讯了。

不知道哪年哪月谁去了长春测绘专科学校,反正我没去,我也没迁户口。

 

 

那几个月,没人理我,没人问我为什么没迁来户口,我也不问为什么没推荐我去上学……反正就没这档子事儿。

借用张友成的一句话说我:“……你不推车谁推车!……”

 

 

矿山的天津学生们传开了“天津某记者”的一封信,大概意思是:当年将六九八五矿山交给河北省时,没有把人员交出去,应该将这些人调回天津……

 

一时间从马甲脑到西石门的天津学生都心动了,大家纷纷打听事情的真相……

 

可能由于学生们太想回家了,有人列出了一系列的理由,数据……

男女比例,影响成家,搞不到对象……

 

 

终于爆发了。

在矿山指挥部的办公楼,矿山招待所里……

几次与郝文泰矿长的针锋相对的会谈,激怒了天津学生。不知是谁的号令,转天天津学生一律从矿山村上了火车,奔回天津上访。

 

我胆子小,没有回去。

因为我刚从天津回来,我不太了解这里的细情……

反正我从大家的言谈话语之中听的有一些道理……:“你天津市的领导有什么理由,也不跟我们商量,打个招呼就私自将我们这些人转交给河北省了?我们成什么了?我们是大骡子大马由着你们随便交易?我们是人……”

 

矿山清静了,马路上看不到人了,原来下班后上街的天津学生全没有了,留下来的是极少数人……

我那时特害臊,怕见到天津学生,怕人家笑话我……

我记得我还用劝慰的口吻给我的朋友写过一封信……劝他回来,别盲目……

我心中经历的事儿太多了……

从家庭的历史经验……到我小学,初中……到参加工作……

我知道了,领教了组织的力量!

我知道组织不会善罢甘休的,他会秋后找你……“埋单”。

 

 

在没有天津学生的日子里,我自己睡在四号楼二楼的宿舍里,一个人挺自在,每天上班和一帮“知青”呆在一起,和转业兵打交道……慢慢的也习惯了。

 

这期间我通过一位郑姓“大兵”认识了后井村的一位邢台公路养护工。

他想调回家,我想调出去……

我几乎下了班就去后井村找他或他家属,商量对调的事儿。

双方都同意了,各自向领导写申请……请劳资科发对调函。

我将写好的申请书在没人的时候交给我的队长……

队长说了一句令我终身不忘的话:“……你不推车,谁推车?……”

他回手把申请甩在了地上……

我语塞……

 

 

我每天都盼望着天津上访的“好”消息,我的各条道路都堵死了,只有 心中的这一丝希望了……

 

人们逐渐的回来了,有的人没有回来,听说在天津干小买卖了……

矿上对回来的人也没有说法,不闻不问,回来就上班,该干什么还干什么。

 

经过这番“折腾”后,大家好像都平静了………

有的人摆出了一副“献身矿山干革命”的姿态……

 

 

我仔细分析了我后面可能……拿起笔来给我爸妈写了一封信:

 

 

爸爸、妈妈:

我回来后一直没有告诉您,今天我向您讲一下实情……至今没人推荐我上学,我又被骗了……

天津学生上访没有结果,几乎又都回来了。

矿上又看见天津人了,我的多次努力毫无结果,现在我已经精疲力尽,不想再突破了!我在此向生我养我的爸妈说一声:谢谢您!就当您没有生过我这个儿子!我将会在邯郸呆一辈子,娶一个当地的媳妇,在邯郸成一个家……

户口已经无所谓了,在我成家那时我会迁过来的。

望您保重身体,千万别再替儿子操心了……

我太让您操心了,我会在邯郸自己生活的很好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祝好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儿 仁平

 

 

这封信发出去后,我心中十分悲愴,我一个人走到了马河旁,望着河中的卵石发愣……

一群村里的孩子们在河边嬉戏着……

这就是我以后的家乡……

若干年后我的后代也和西石村的孩子们一块玩儿……

他们也下井开矿?矿要开完了干什么?

……

 

 

半个月后

我收到了妈写来的一封回信:

 

 

仁平:

我和你爸爸看了你的信,一宿都没睡觉!想尽了一切办法,总没想出好的主意……

现在你爸又落实了政策,局里重新在河西区分了一套房子,我们把你的户口迁到了河西区……

你要愿意回来就住那儿吧,先回来再想办法行吗?

……

 

 

我把信看了若干遍,……

一连几天我在下班后关上门就看这封信……

我犹豫着,回去?吃爸妈?

不回去……在这儿生活一辈子?

 

 

我独自在夜里溜到一号桥……

我一点主意也没有了……

 

 

白天若无其事的去上班,吃晚饭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……

 

我最后决定了:跑!

什么都不要了!什么工龄、工资、档案关系,一切都不要了!

 

我明天就请假,说去天津办“商调函”,把东西全带走!

 

我把我心爱的手表转给了总想要这块表的复转兵,也算满足了他的一桩心事,(他指着这表娶媳妇呢),我用这表钱当路费,托运费吧!

 

我从工地扛来一捆草绳,把箱子捆好……

床上还放着凉席,地下放着几双鞋,蚊帐还在床上挂着,外人一看不像不回来的样子……

 

 

天亮了。

我和队长请假,说是拿“调令”去………

队长问去几天,我说最多一个星期,他准了假。

 

我喊住了去邯郸拉菜的“生活车”,让“侯子”(唐山复转兵)帮我把箱子扔到了车厢里,我挎着包坐在了驾驶室里……

 

 

车开了……

我的眼不够使,我使劲的看看竖井……

一号桥……

再见了!西石门。

再见了!不!永别了!

我生活十年的地方!

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,我乘上了回天津的火车,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