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朋友【2】  

2011-12-18 23:02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父亲的朋友里大多数是他工作中的朋友,有的是同学,有的是工作中的同事,有的是在一个项目中结识的甲乙方的关系。还有的是他培养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工作中的同事,在他合作配合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也有一些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,伤害了他……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1962年,国家饱受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,老百姓的肚子饥肠辘辘。我们家住的中山门地区都是产业工人,有的是刚从农村搬过来的农业户,孩子多,条件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这个年代里,父亲的朋友尽是一些门口的,一个工区的工人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住的胡同里有几位工区主任,工长,他们是工地上的主要力量,一般父亲都和他们在工程上打交道,他们也知道父亲的名望和人品,一般都是有事沟通,无事不见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那个年代里,父亲回家以后不出去,吃完饭就在院子里坐一会,和我大姐,大哥说会儿话,看看奶奶,就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姐,大哥带给父亲的是:同学们有的回乡下的家里去了,有的上不起学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父亲也听说了工区的一些人家里经常挨饿,就叫我妈给他认识的几个工区主任的家送一些玉米面,粮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受到父亲帮助的人里面有的至今还念念不忘,他们的子女和我们见面时,经常提起那时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的就有:工区主任杨绪茹家,贾玉山家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些人在和父亲的供事之中,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父亲的人品在他们眼里是高尚的,平易近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有一些人,(极个别的)在文革期间,把脸一变,成了揪斗父亲的急先锋……这些人伤透了父亲的心,从此也没再和这些人再交往,这也是父亲在1980年拒绝去三建任总工程师的主要原因。他和我讲过:“我怎么去?我到那里没法开展工作!当初斗我的人还在台上呢!我去了干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在中山门住的时候,父亲有一个朋友我记忆犹新:他好像和我妈妈还沾点亲,他家的一个什么亲戚和我妈妈娘家的一个人结了婚,按辈分他叫我妈为表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人是天津河东医院的院长,叫温士颖,天津北郊宜兴埠人,从日本留学回来到的天津,派到了河东医院,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医学专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父亲和他认识并不是因为母亲和她有亲戚关系,那时候还没联系这方面的事呢!是因为河东医院建住院部,由天津三建施工,父亲任主任工程师,主持这个工程,他是院长,和父亲合作得挺好,结下了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住河东中山门的实验大楼,离我家不太远,就有时候来家里串门。一来二去的就谈到了宜兴埠,妈妈听到以后一问,又知到了相互之间的亲戚关系,这样就更亲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父亲始终把它当做合作关系,没有事不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知道他的事是文革开始,有一天他来到我家,黑黑的,矮胖的身体披着一件呢子大衣,胡子满脸,眼睛发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他坐在床边叹着气……父亲也在叹着气,母亲暗暗地擦着眼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温士颖有一个日本妻子,是他在留学时在日本结的婚,妻子贤惠,漂亮,在中国不出家门,做全职太太,相夫教子。一家人很和睦,温士颖在院长的位子上也很成功,学术上也有建树,在一帆风顺的时候,文革开始了,他的妻子害怕,通过外交渠道回了国,温士颖一个人在天津,造反派把他关在了牛棚,受尽了折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妻子多次打听中国国内的情况,听不到他的消息,焦急万分,神经错乱,在日本跳楼自杀!

         温士颖从牛棚被放出来,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也不想再活下去了,冰冷的冬天,家中四面空空,相恋的人在天边离他而去,他几次找革委会,要出国去治丧,被造反派踢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万念俱灰,来到了父亲这里,想诉一诉苦闷,这时的父亲也在挨斗,白天请罪,晚上回家写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 两个牛鬼蛇神面面相觑,长呼短叹!

        我在家里看到了这一场面,心里发紧……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不知父亲怎么劝的他,我看到温士颖披着大衣蹒跚着脚步,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我家,消失在黑暗之中……

        过了几天,听到了有一个叛国分子在楼里自杀了……没有遗书,只有一只叠好了的纸鹤,头向着东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