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当年我们有个约定(二)  

2011-06-21 15:44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《二》

春节过后的矿山,还沉浸在年味之中。

回家探亲的人们每天都有乘车回来的,没走的这些人几乎每天下班都去矿山村车站接人。

 

 

佟喜初三过后就回到了矿上,。

他忘掉了在天津那几天的不愉快,使劲忘我的工作,想自己从苦闷中解脱出来。

这天他去车站接同屋的同事,在车厢里走下来了葛萌萌……

 

佟喜这几天刚平静的心又被葛萌萌的到来掀起了波澜……

 

“咳!装看不见呀,帮忙提一下……”葛萌萌笑嘻嘻的冲着他喊。

“你回来啦?”佟喜不得不走过去,接过来提包。

“今天到我那儿去,给你带好吃的啦!”葛萌萌小声的说。

“给我?”

“怎么?不信?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

大家说着笑着回到矿里。

来到三号楼前,佟喜把提包交给了葛萌萌:“我不上去了,晚上这帮朋友们肯定有事儿,我可能来不了。”

“你爱来不来,反正我是给你带的……怎么还生我气?我这不回来了吗?你来了我再给你细说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 

 

晚饭时间,佟喜来到了葛萌萌的宿舍。

 

那时的同事之间有一条不成文的习惯,谁的朋友来了,一准都躲出去,不得已回来拿东西,也都敲敲门再进来,弄得双方都挺不好意思的。

 

葛萌萌的同屋还没回来,就她一个人在。

佟喜敲了敲门,葛萌萌就把门打开了:“进来吧,就我自己,别人还没回来呢!”

 

佟喜把棉袄脱下,放到另外的床上,坐了下来。

 

“你别着急,我正热着饭呢,你猜我带的什么?”

“你能带什么,老一套,挂面,炸酱,米,还能有什么新鲜的。”佟喜笑道。

“还有一样你没猜对,你看……”说着葛萌萌打开了一个饭盒:“猜是什么?”

佟喜往饭盒里一看,上面漂着一层凝固的猪油:“这不是大油嘛!”

“底下有东西,你猜……”

“能有什么。”佟喜把手指头突然插进饭盒,想试探一下是什么东西。

“哎……有你这么弄的吗,这还怎么吃……得,反正是你的,你一个人吃吧。”

“我以为是什么呢,肉皮冻子……”佟喜嘻嘻笑着阭着手指。

“这叫炖肉皮,我妈弄来点带皮的肉,不要票,我把肉皮给炖了。告诉我妈我爱吃这东西。”

“你妈信吗?”

“这些日子我妈全听我的,我在家说一不二。”葛萌萌还沉浸在天津的兴奋之中。

“你妈把你的话当圣旨,谁信啊?”

“哎,你这是什么意思?别让我刚回来咱们找气生。”

“没有,我是担心你被你妈给糊弄了。”

“你别瞎想,我告诉你,她有千变万化我有一定之规,我的主意不变,谁也怎么不了我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佟喜没敢说出“信”这个字,只是点了一下头。

“别生气,吃吧……”

 

 

这是佟喜回来后又重温了一下天津的风味,原来菜里面还有胡萝卜,黄豆,香干和非常稀少的花生米,这叫蜡豆,不过肉皮放得太多了。

葛萌萌坐在床上目不转筋的看着坐在马扎上吃饭的佟喜……

 

佟喜低着头吃着饭盒里的米饭,他感觉有种异样的感觉,抬起头来……

葛萌萌满眼噙着泪水咬着嘴唇看着他……

 

佟喜放下饭盒,刚要说话,只见葛萌萌从床边张开双臂扑到了他的怀里……

佟喜双手紧抱住扑过来的葛萌萌,一无所措……

 

 

这是他们自恋爱以来的第一次真情拥抱……

他感觉葛萌萌的头发在他脸上胡乱铺开,她的下颚抵住了他的肩膀,全身抽搐着……

 

他的手不自然的拍着她的后胸,感觉她的心跳像只小兔子……

 

他闻到了葛萌萌身上有一种从未闻到过的气息,一种酸酸的,甜甜的说不出的味道,让他不能自制……

 

葛萌萌抬起头,双手捧住了他的脸,鼻子里呼出的气息使他双耳听不到任何声音,只有她的心跳……

 

葛萌萌:“……看着我……我爱你,我是你的,别人谁也甭想娶我,只有你……”

佟喜:“……我也爱你……你别离开我……”

葛萌萌:“……我怕……我好怕……我怕离开你……”她双手搂住佟喜的肩膀,全身瘫在了他怀里……

 

电炉子还在亮着通红的光亮……

床上铺满了从天津带来的糖果,瓜子,花生……

葛萌萌喃喃的说着:“我是你的人……我不会走的……”

 

 

佟喜把打着轻鼾的葛萌萌抱着放在了床上,葛萌萌像触电一样,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佟喜:“别……别不管我……别……我不离开你……”

 

 

累了一天,坐了一宿车的葛萌萌,依偎在佟喜宽大的臂弯里,昏昏的睡着了……

渐渐地全身一沉,进入了梦乡……

 

佟喜像抱着一个熟睡了的婴儿,胡乱的扯开床上的被子,把葛萌萌轻轻的放在了被子里,葛萌萌喃喃的念叨着什么……一会儿哭……一会儿抽泣……

 

 

佟喜坐在了马扎上,抽出一支烟,轻轻的点燃,看着熟睡中的葛萌萌,一幕一幕的往事出现在面前……

 

 

 

常石门得学生连。

佟喜和几个人正在山坡上抓一只小松鼠,远处一位女生正提着一桶水摇摇晃晃的走过来……

佟喜走到女生面前接过水桶,女生抬起头擦着脸上的汗珠,嘻嘻笑着……

 

 

西石门马河会场

全体参会人员全神贯注的听着主席台上的讲话……

坐在台下的葛萌萌在拆着一只线手套……

 

连长向这边走过来。

一只大手压住了正在拆的线手套……

葛萌萌抬起头来……

佟喜脸看着台上,一只手挡住了线手套。

连长看了看走了过去……

葛萌萌调皮的吐了一下舌头,笑了……

 

 

 

分配西石门宿舍。

行李从汽车上卸下来后一溜烟开走了……

葛萌萌用力的翻着自己的行李……

一位男生讨好的走过来要帮忙,葛萌萌抬手阻止了,告诉他自己能抬动……

她焦急的四处张望,看到了走过来的佟喜,高兴地露出了笑容……

 

 

马河边,夕阳下。

佟喜看着葛萌萌认真的挑着河床中的小卵石……

…………

 

 

佟喜的脑海中翻腾着他们一年之中的喜怒欢乐,望着熟睡中的美丽少女,他心目中的爱人……

 

 

山区的冬季昼短夜长,已经七点钟了,窗外刚刚泛出了鱼肚白,佟喜用双手支撑着床边,从马扎上站起来,床“吱”的滑动了一下……

 

葛萌萌“愣怔”的翻起身来,揉着双眼:“……你……你没睡?”

佟喜走到窗前推开了窗子,一股寒风吹了进来,让人浑身一紧。

 

葛萌萌轻轻的走到佟喜身边,依偎在他的胸前:“昨天……我太累了……你怎么没睡?……”

她把他抱的更紧了:“……你怎么……没“碰”我?……”她说完这句话后,脸色通红,把头埋在了佟喜的怀里……

 

佟喜用双手轻轻的托起葛萌萌的双颊,深情的望着她,他的眼神能把矿石融化……

“你早晚是我的,我什么都不怕,谁也别想从我的手里把你抢走……”佟喜像是发誓般的自言自语。

 

葛萌萌把头贴的更紧了,她听着佟喜那有力的心跳声,轻轻的:“咱们有个约定……”

佟喜松开双臂,搬住葛萌萌的双肩:“讲……”

葛萌萌一脸严肃的:“以后咱们的孩子让他讲普通话……”

佟喜一怔,马上明白了,双手紧紧地把葛萌萌拦在怀里……

 

 

楼道中传来上班人们的脚步声,佟喜松开葛萌萌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:“萌萌,只要你能挺得住,我绝对不会……,大不了我们这辈子在这儿扎根了,就像你说的,我们约定:让我们的孩子讲普通话!”

葛萌萌把头埋的更深了……

 

 

竖井越来越深了。

安装吊盘的工作在紧张的进行着……

 

佟喜每天早上六点多钟就来到井口,有时一忙就到了晚上八九点钟。

 

 

葛萌萌每天除了上班就有空去山坡上的市场买些菜,瓜果,带回来洗净,盼望着五点钟下班回来的佟喜一起吃晚饭。

 

这些日子她忘掉了一切烦恼,忘掉了她妈妈的计划,更忘掉了他已曾经帮助过的“那个他”。

 

 

她只知道她爸爸已经到了神山指挥部,并几次来电话让她过去。

 

她已经死心塌地的要做一个矿山人,准备长期扎根在矿山,相夫教子,繁衍后代……

 

 

佟喜刚刚下班回到宿舍,同屋的人同事告诉他,说有一个军人来找过他。

 

佟喜心中暗暗一惊,他能想象出那个军人是冲着谁来的了……

 

“你是佟喜吗?”门口有一个说着不太标准的天津话的人在问。

“是,请问您是谁?”

“我是葛萌萌的丈夫,我叫苑军,我来找你谈一谈。”站门口的军人说着话走进了屋里。

“我们不认识吧?葛萌萌的丈夫?她有丈夫?”佟喜笑道。

“对,你可能还不知道,我们早已经订婚了,我是现役军人,你应该知道破坏军婚是什么罪吧?”

“出去!你跟谁讲破坏军婚?滚!”佟喜大声的喊道。

“你等着……早晚有一天收拾你。”苑军气哼哼的走了。

 

 

佟喜站在宿舍窗前,脑子一片空白……

他不知应该找谁……

去找葛萌萌?她不定多为难呢……

找领导?有用吗?

找苑军?跟他说的着话吗?

 

 

佟喜就这样一直站着,像一尊石膏像,一动不动……

 

 

门“砰”的打开了。

 

葛萌萌疯了似地闯进门来,扑倒在佟喜的怀里……

 

门口站着那个军人和葛萌萌的爸爸……

 

这一幕像是一场生离死别的话剧,定格在那里,等待着大幕的落下……

 

 

两个人紧紧地拥抱着……

 

 

门口的四只眼睛愤愤的看着这一幕……

 

 

佟喜轻轻的推开了葛萌萌:“记住,我们有个约定……”

 

 

葛萌萌似乎明白了什么,扭转身去,大哭着冲出了门……

 

门口传来了追赶的脚步声,渐渐远去……

 

 

佟喜像一尊雕塑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1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