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教师节对“教师”的回忆.【这是篇忘不掉的伤痛,拿出来再看看……】  

2011-09-11 23:32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凭记忆中的回忆:文革时的教师

 

申明:我回忆的事,是真实的。为了不引起纠纷,我隐去一些人的真实姓名。但学校的名称是真实的,事件是真实的……

我想讲出来是为了教育我们的后人,让他们知道中国在那个年代里,还有这样对待教师的年代……

我们千万不能再出现那个年代的,无人性的举动了!

再此:我像那个年代受了冲击的,受了虐待的,老师们说一声:“老师们,您们受委屈了!”

当年实施暴虐的人们:你们应该说一声:“对不起,老师!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 我不是当事人。

一九六九年的那个年代,我家是被打到的家庭。我从来没有加入红卫兵,人家不要我这样出身的人。

我那时是因为会拉京胡,从河北印机厂学工劳动回到中学以后,每天晚上去学校排练样板戏,看到的,听到的。我有一个小时的玩伴,是红卫兵积极分子。他经历的真实事件。每次回来都和我绘声绘色的描述,听得我浑身打冷战,所以记忆非常深刻,我今天把它描述出来,作为教师的水火两重天……

 

 

 

      一九六九年,冬。

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。学校虽说已经复课闹革命了,但每天还是读语录。

一些牛鬼蛇神,还是被关押在一楼的阶梯教室里,白天在操场上脱煤坯,晚上在阶梯教室随时接受红卫兵的审讯。

那时的红卫兵听从工宣队的指挥,我们学校的工宣队已改成皮毛厂的老工人了。其中有一个张师傅,年轻,敢干,现在回忆起来,就是他在唆使那些中学生在作恶!

学校里有军宣队,一个姓杨的军人,每天穿着干净的军装,披着军大衣,在年轻的教师面前晃来晃去……

这天晚上,我到了学校,原来说好的排练取消了,我无所事事,在楼道里瞎逛。

 

张师傅走进阅览室【红卫兵总部】,对住校的六九届红卫兵说:“今天我看这些牛鬼蛇神不老实,你们也别闲着,教训教训他们!”

红卫兵:“行啊,教训谁?”

张师傅:“谁都行,挨个提审……”

红卫兵兴奋了:“没问题,您说怎么办吧!”

 

张师傅厉声厉色地:“布置会场!”

红卫兵把睡觉用的课桌对着门摆成了一排,上面用红旗铺上,后面摆上椅子,用彩旗把窗户都遮挡起来,把阅览室的灯全关了,只留一个15瓦的小灯泡亮着。桌子上每隔一尺摆放一个教练用的手榴弹,每个人全都扎上了武装带,门两侧并排站着持木枪的红卫兵……

 

张师傅:“这不行……瞧你们这样子就不是审问人的样子。得二目园瞪,笔管条直,叫他一进门就害怕!”

就这样反复练了几次,张师傅满意了……

张师傅:“我可说好了,到时候谁也不许笑,谁要笑了,砸了锅,我找谁算账……小李,你拿个夹子做记录,你们几个也别闲着,全拿上枪站楼道里……听我传谁,你们学着我往下传……都准备好了,关灯!”

阅览室变成了威虎厅……

 

张师傅:“把逃亡地主刘一增,带上来!”

门口的红卫兵学着威虎山的腔调:“把逃亡地主刘一增带上来……”

“把逃亡地主刘一增带上来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传令声一直传到阶梯教室的门口。

 

劳累了一天的牛鬼蛇神们被突然传来的命令闹懵了,刘一增慌慌张张的穿上黑棉袄,棉袄的前后都缝了一块白布,写着黑字:“逃亡地主刘一增”名字上打着红叉叉……

刘一增战战兢兢的走出阶梯教室,低着头,走一步念一句: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……”

当走到阅览室门前时,停住:“逃亡地主刘一增前来报到!”

张师傅厉声:“进来!”

刘一增一进门就感觉不对劲,跨进门后,自己就把腰弯成了九十度,脑袋冲着墙……

张师傅:“扭过头来!”

刘一增转过身,站的笔管条直……

张师傅一指那把椅子:“坐……”

刘一增:“我不敢坐。”

“妈的!叫你坐你他妈的还不坐?”张师傅站了起来,把一条腿踩在了椅子上,活活一个座山雕的摸样。

刘一增战战兢兢地坐在了椅子上……

“准备记录!”张师傅命令着那个女红卫兵。

女红卫兵打开了夹子……

“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刘一增。”

“嗯?”

“喔……逃亡地主刘一增。”

“年龄?”

“54岁。”

“性别?”

“男。”

“嗯?”

“……是男的,我是男的。”

“真是男的?”

“是……”

“从哪逃来的?”

“我爸爸那辈儿从老家献县,地拿水淹了,过不下去了,就来天津了……”

“嗬——这么说你还是受苦人了?”

“我还小,我在天津念的书。”

“胡说!你有几个爸爸?”

“我就一个爸爸。”

“几个?”

“嗯——两个,三个……”

“说……”

“蒋介石,刘少奇,勃列日涅夫……”

“他们都是你爸爸吗?”

“红卫兵小将们,我犯了错,我对不起人民,对不起党,对不起小将们——我罪该万死——。”

“你别装,你现在就去隔壁写交代材料,半个小时以后我还找你——”

 

随着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的念叨声,刘一增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“带右派分子杨毅!”随着张师傅的传令,楼道那头传来了杨毅的: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的声音……”

 

 

“右派分子杨毅前来报到!”

杨毅。北师大的高材生。在学校刚建校时,分配来当历史教师。在北师大时因向党提建议,被打成右派。

这个人年轻,39岁。戴了一副眼镜,文质彬彬的——

杨毅一进阅览室,就发觉情况不对:“张师傅,小将们,咱们按政策办事……”

“去你妈的……”张师傅发怒了。

“来人,叫他站椅子上……”

一个红卫兵拿来一把三条腿的椅子,放在了中央……

 

“站上去……”

“这三条腿怎么站?”

“嗬?你还能看出是三条腿?把眼镜栽下来……”

“不行!我载眼镜什么都看不见了。”

“没事。我不要你眼镜。栽下来!”

 

杨毅吓吓叽叽的把眼镜摘下来……

 

“给我——”张师傅伸过手。

“别给我弄坏了,我离不开眼镜。”

“妈的,拿来!我还叫你带上呢!”

张师傅接过眼镜,使劲咳了两声:“咳——啪啪——”两口浓痰吐在了两个镜片上……

“带上——”

“这怎么带?”

"戴上!!!"

杨毅把眼镜戴在了鼻梁上。低下了头……

“抬起头来!”张师傅大声的喝道。

 

杨毅顽强地抬起了头……

两条浓痰顺着面颊流了下来……

 

“站上去!”

杨毅顽强地站到了三条腿的椅子上……浑身颤抖着……

张师傅一使眼色,几个红卫兵抄起了桌子上的手榴弹……

杨毅看不到他们的举动……

张师傅围着杨毅的椅子转了两圈,突然身子一闪,一挥手……

几颗手榴弹在关灯的一霎那,同时投向了那把椅子……

 

杨毅痛哭着,叫喊着……

 

灯又开了。

张师傅问:“怎么啦?你哭嘛?”

杨毅大喊着:“小将们打人了——”

张师傅:“谁打你了?谁看见了?怎么打的你?”

杨毅从椅子上摔了下来,抱着头,眼镜摔个粉碎……大声的哭着……

 

 

张师傅怕惊动楼上睡觉的军代表,命令:“快收了——”

人们慌忙把桌椅窗帘全撤了。

 

军代表披着大衣走下楼来:“怎么回事?”

张师傅:“嘛事没有。我们问他情况,他耍赖皮——”

杨毅:“他们打我,拿手榴弹砸我……”

 

军代表:“小将们帮助你,是恨铁不成钢,触及一下皮肉,是要触及你的灵魂。别哭了,回去吧,明天还要干活呢!”

 

几个牛鬼蛇神相互搀扶着,把杨毅架走了……

 

 

从那起,张师傅在也没来学校,回厂了……。

又过了不久,那帮红卫兵被我们七零届的昼夜动员,全下到了黑龙江兵团……

 

 

 

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,在那个年代,知识和知识分子被侮辱,被践踏。人身没有自由,人权没有保障。教授人们知识的教师们,被当做动物来玩弄,那是一个人性扭曲的时代!

今天我们尊师重教,是把那时的过错要牢记心里,不能再出现那种悲剧了!

前天的教师节,让我回忆起了那段痛心的历史,我想写出来,告诫后人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2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