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能遇到好邻居是福份 【市井百态】  

2014-04-13 00:28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长年居住在一个楼里,老死不相往来;
还好,我们这个楼住的都是老百姓,最大的官是个科长。
全楼一共十二户人家,干什么的全有,这也是长处,楼道里的灯坏了,不用说话,二楼的艾师傅一会儿就出来给修好了。人家是杨柳青发电厂的电工,专业!
谁家要是搬个东西,抬不动,不用喊人,一准有人给搭把手,这几年送快递的来了,家里没人时,都交给三楼的田奶奶,晚上大伙回来,田奶奶就给送家里来了。
时间长了,大伙各家都熟了,在楼道里见面都打招呼,谁家有个喜事儿,各家都随份子,还不去饭店吃去,大伙给的也不多,就一二百块钱,所以就图个热闹和气。
回忆一下,这楼里还真没有老人去世的,原先二楼有一家家里有老人,快不行的时候,人家就回老家了。到现在也没有太老的老人,最大的不过七十五岁。
我在这楼里住了二十六年了,以前一般来时,我找田奶奶称呼为田婶儿,后来再见面时,我就从我女儿那论了,叫田奶奶了,其实田奶奶比我才大不到十岁。田大爷也就七十二三岁吧,大伙都恭敬着,人捧人高么!

自从改革开放以后,各家都有了各自的发财之道,楼道里先出现了菜筐,五楼的一家下岗了,在门口卖菜。一开始大伙都不好意思,都绕开他走,每天晚上他把没卖出去的菜搬回来,放到楼道里,那时还有五楼的另一家孩子上学骑自行车,放学晚,每天把车子搬楼上去,菜筐碍事儿,家里的人就成心把菜筐弄翻,弄得满地都是土豆子……。这不就开始犯矫情了么!
有时晚上就听到五楼的开始骂闲街了,也没人接茬;一会就听见叮咣的声音,在屋里就猜出来,卖菜的把放在楼道里的自行车给扔下来了……
早晨肯定有给你叫早的骂街声;小孩子上学骑不了车了,链子掉了,链盒瘪了,骑不动了……,两家打架开始了。
人家卖菜的也真争气,没几年,人家买房了,那时的小海地的房子一间才三万多块钱,人家搬走了。

房子租出去了,来了一家刚分配的大学生,小夫妻很文气的。住了好几年也不知道他们姓什么,因为交水电费,清洁费都是原房主的名字,一敲门,女主人打开防盗门的小窗户,跟探监似的,问:“您找谁?”
敛钱得主儿:“我找你,你得交水钱了。”
女主人:“我不认识你,你是几楼的?”
敛钱得主儿:“我二楼住,这月该我敛水电费了,你这月的水钱的给我。”
女主人:“我不认识你,我明天给三楼的田奶奶行吗?多钱啊?”
你说这费事儿不费事儿啊!

后来好了,各家按了一户一表,不用查电表了;用多少电自己买去。水表也由自来水公司的人查表了,清洁费由居委会的统一敛;这样一来,连探监的机会都没了!各家谁也不搭理谁了。

随着城市改造,这里开始动迁了,刚一有消息时,各家又串动起来了,问政策,打听消息,白天几位家妇们凑在一起交头接耳……

我楼上的这家子有办法,人家爹在人民公园那住,死了,留下一间两居室。他家姐四个,俩哥们,俩姐妹,为房子开战了,最后经过高人的调停,出主意,把房子卖了,钱平分。这位得了四十多万,觉得有钱了,先享受一回,反正早晚也得拆,就在河东租了一间房子,搬到河东住去了,据说离他上班不远;他也把房子给租出去了,我楼上来了一帮小青年!
最先来到的时候一通改造,弄得我在楼底下不得安宁,我上楼敲门去问,告诉我他们在打断间呢!我说我住你们楼底下,有小孩子,你们轻一些。人家说,就这两天的事儿,完了他们就不弄了。平时白天没人在家,不会打扰您的。

我信了,还真是,没两天就没动静了。

这帮小青年不知是做什么工作的,白天一起来就走了,楼道里“腾腾”地跑步下楼的声音;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以后,又听见“腾腾”地跑步上楼的声音;到了屋里还大声地讲话,说着一口四川语言,语速极快,不时还有女孩子的尖叫声……,准是在一块打逗呢!
回来还要煮饭,锅碗瓢盆的撞击声,有时没拿好,掉在地上发出的一连串的金属声……
好在我那小外孙女睡着了,要不然我还得去上楼敲门警告他们!
不知什么时候,他们弄来一个二手洗衣机,这机器,就跟飞机的声音差不多!回来大半夜的洗衣服,那洗衣机就在我头顶上晃荡,声音叫人害怕!
我为了不引起纠纷,一直在忍耐着;好在不是天天洗,我和太太也就不说什么了……

这几天又来新词儿了,我头顶上总传来咚咚的快速敲地面的声音;一开始我一愣,有人求救?上边有人被绑架啦?我在晚上听到以后就一直在分析,报不报警?
这声音断断续续的不停,一直敲到我睡着了。

转天早晨我听到了几声狗叫,我才知道,他们不知从哪弄来一条狗!这狗东西长了螨虫,浑身痒痒,就爬在地上用腿蒯痒痒,敲打地面的声音!
我的天呐!这怎么办?为了一条狗还得上楼去警告?告谁啊?警告狗?别蒯痒痒了?
我告诉了老伴我的判断,老伴一听,敲打地面地声音在平台那边呢!老伴分析,他们上班去时,把狗关到平台那里,这狗东西在那敲,晚上十二点他们一回来,把狗放出来,狗就在我头顶上敲开了!

我想了,明天还得告他们,给狗狗看病去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