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萍的博客

小萍的博客欢迎好友的到来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从一个小屁孩混到6985矿山,无一技之长,跑回天津,重新做人。 又33年经历,忽然醒悟,自学成菜,多次跳槽,才成就今日,自思:待等300日,放下一切烦恼,学徐霞客闲溜荒野,学鲁提辖喝酒吃肉,没见过的见见,没碰过的碰碰,都说米脂出美女,无奈肌已无力,不碰也罢!就一个心思:多活十年,把损失的那十年工龄得活回来!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看了几页《雪冬文集》 想说点嘛呢(原)  

2015-11-06 20:41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俄罗斯名作家果戈里,在自己的作品发表前,总喜欢听听别人的反映。一天中午,他请了名诗人茹科夫斯基来听他朗诵一个新剧本。茹科夫斯基有午睡的习惯,听着听着,不觉打起盹来了。当他醒来的时候,果戈里不仅没有责怪的意思,相反,很释然地说“你的梦就是对它顶好的批评”。说着,把剧本投入火炉之中。

     说这故事是个引子。

     我现在极少看书,即使偶尔看,也是睡觉前。厚书根本不看。为嘛?看着看着,书就“咣”地一下,不知砸我哪了。

     昨天 因为偶染微恙(今年还是头一次) 卧床休息,想找本书看,顺手便抓了雪冬的《老枪》,厚厚的,像一块砖头。本来想随意翻翻的,可一下子,就爱不释手了。一口气看了200多页。我想,即使茹科夫斯基看了也不会打盹的。

     雪冬的作品一如他的人,我行我素,大象无形,信马由缰,畅快淋漓,洒脱得无拘无束,桀骜得无踪无骸,更兼京味、津味、军味、趣味、闷骚味为一统,嬉笑怒骂皆文章,写来净是神笔,拈来都是“气候”。他的作品,抒情多于描述 , 感发多于铺陈,遣词用句中有种“意识流”般的跳跃感,且透出一种天津特有的“嘎坏”式幽默和侠骨柔肠。看了几页《雪冬文集》 想说点嘛呢(原) - 强子 - 强子的新博(花果山) 风格飘然、超然、自然、凛然、释然······他的作品,好像不能归附于譬如军事、言情等哪类文学,是在经历了多少沧桑,享尽了多少荣华,见识了多少场面,阅尽了多少美女后那种盐之于水的流露。

     就不做评论了。

     因为觉得给雪冬做评,我也没资格。人家从小就在“大院”,我呢,从小是在小胡同;人家一直在上流社会,我是偶尔在上边打擦一圈又回了爱斯基摩;人家腹兵百万,底气充足,我呢,就这一亩三分地。想起了一出戏,是王宝钏吗?分别18年后到“他国”见到昔日夫君做了驸马,面对那个叫什么“代善”的公主,唱的那段······词儿记不住了,哈哈 !

     为嘛此书能吸引我,因为看了几篇,就勾起我不少回忆。

     书中提到的一些人物,有不少和我都曾有些交集。

     书中写到常宝华,我和常宝华只是一起吃过饭,但是和常宝霆很熟。那时常先生住科艺里,工作关系,我经常去。那个楼里还住着史文绣、马三立、溥佐等名家,旁边楼住着李润杰、王则昭、王玉磬、关牧村、于淑珍·······。

     1988年,全国第二届相声大赛在大连举办,我和一个报社记者同行。我们那个舱里,有对新婚夫妇,是南开大学的研究生。从我们谈话中得知马三立马老也在那艘船上,央求我非要见见马老。我怕影响马老休息呀,就试着把 和马老同舱的常宝霆先生叫了出来,说明了意思。常老说“没问题呀。”就这样,我带两位大学生,包括我们那位记者,一起去拜望了马老、常老,并一起合了影。(这张照片我还留着)

     常宝丰(人称“九爷”),也比较熟,前些天小聚,曲协秘书长王宏还讲了他一段故事。   另外 知道常贵德前些日子去世了。

      书中提到的赵玉明老师,去年做个片子,去北京采访,本想采访姜昆、马增蕙、赵玉明三人的。结果姜、马之后,因为自己觉得材料够用的了,就没再去。花小宝(史文绣)几乎就是我的干妈,从她再婚(与爱新觉罗·溥佐)到去世,我都去了。他女儿史敏(在西雅图)和我既是同事,又是哥们(她管我叫哥),去年还一起吃饭呢。因为她的关系,我俩去侯耀华家,就随着叫耀华“二哥”,管耀文叫“三哥”。为此,山东的唐爱国,大连的陈寒柏见了我都不知怎么称呼。

      补充两句,花小宝,据说年轻时非常漂亮,色艺双全。外人想见她,要报门子,在二堂等候。记得我有两个老师,一是《天津日报》的张宝山,一是俺们局总编室的耿老师,那时都快六十岁的老男人了,提起花小宝,还啧啧赞赏,从那表情便能看出,花小宝当时的颜值。

     书中提到张铁林,雪冬脑子真好。我没有见过张铁林,但也有个缘分,就是1987年,我刚考进广电系统时,局里扣下几个党员(几乎都是复转军人)暂没往下分配,帮人事处清整档案,大约两个月呢。其中我整理的就有张铁林的档案。和雪冬说得一模一样。哈哈。还有,书中提到天津一位老市长胡昭衡,那可是位好市长啊。记得八十年代末吧,忘了是干什么,去了他在北京的部长楼(家)。老人送我一本书,题名时一听我姓名,乐了,“我有个秘书,和你同名嘞!”看了几页《雪冬文集》 想说点嘛呢(原) - 强子 - 强子的新博(花果山)

      别人就不说了。因为我才刚看了一点。关键是老弟大作 勾起了愚兄一点小回忆。

     人和人的交集,就是一种缘分,我老觉得,这个世界不大,指不定你的翁帆,就是我的振宁,你的景润,就是我的由昆,看了几页《雪冬文集》 想说点嘛呢(原) - 强子 - 强子的新博(花果山)呵呵,珍惜吧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